兜兜

桜井千夏:

Cn:五更梦饼【可爱的男孩子

可爱的男孩子又来出东方惹

这次是帕秋莉

但是这次的感觉大不如从前

可能需要调整状态了

也就这么回事嘛:

嗯,瞎瞎的等身抱枕(套)。

入手后做窗帘或者床单都可以,随意play。



就酱。

◆Alice · Adventure◆:

「VOCALOID」- 巡音ルカ


#Just Be Friends.#


Photo: @ 大肖

Thx: @ 團媽

Studio: @ 鹿本映畫

CN: @ Kuta 璃

-魈雨_Asaki-:

平常沒事拍的圖,做個記錄

一杯子水:

三千年前

ashes to ashes,and dust to dust;in the sure and certain hope of the resurrection unto eternal life.朝茧,最后的圣遗。我将以Ra的名义,流传下去…

三千年后

【看得见又看不见的东西是什么?想知道的话就接下这场决斗吧!】


王样:akm 摄影:逆风 

出王样差不多一年了……真的很开心,虽然成片没多少,但是心头里的感动还是体会的到的

【黄濑生日贺】常夏

红叶恋歌:

Paro  医生赤司X教师黄濑


 


印象派的作家喜好铺陈鲜艳的色块,唤起强烈的对比感而烘托出夏的浓烈。其实,这种笔法与其是夸张,毋宁说是将心境的数百倍放大。夕阳将起伏的麦浪燃烧到天空的尽头。薄暮将近,天空依旧是一片金灿灿的。脚底踩过材质松软的乡间小道。赤司结束了一天的看诊,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
比都市澄澈的空气,路边夹杂芬芳的熏风。生活似乎慢下来。远离了都市,远离了纷争,这种慢节奏的生活看似像不思进取。而对于现在的赤司,舒缓的生活情趣中散发出一种妙不可言的甘甜,那是因为——


“黄濑老师!看过来!”不远处的传来了孩童天真的嬉戏。


“呜哇,好淘气!”一声爽朗的笑声,接着是水花溅起来的声音。


“哈哈哈”伴随着笑声,水花的声音越来越清晰。


赤司加快了脚步,顺着斜坡的倾角往下看,穿过丛生的芦苇,溪边的情景一目了然。几个小孩子围绕着一个金发青年在打水仗。金发青年灵活地躲过一波,却猝不及防迎上另一波。


“你们几个,怎么可以欺负老师一个啊。”金发青年一面躲避,一面掀起了更大的水花,“老师要还击了哦!”水珠在半空中熠熠发光,金色的笑容更是闪亮闪亮。大片大片绿意,孩子们纯真的笑颜,置身其中的青年仿佛童话中的精灵,洒落的水花生成了光的魔法。


“凉太!”赤司情不自禁嘴唇上翘。


“小赤司!”青年收回视线转向赤司的方向。沐浴在阳光下的笑容,生动而活泼。


“赤司医生!”孩子们齐声向赤司打招呼。赤司作为镇上最好的医生,大家都认识他。


“小赤司一起来吧。溪水很凉快哦。小石子踩上去也是冰凉……“黄濑笑着向赤司招手,突然,他后退的身子一歪斜。“凉太!”赤司冲下坡道。赤司向黄濑伸出手,黄濑反而将他向前一拽,两人顺势跌坐在溪水中。


“凉太,没事吧。”赤司对上一双俏皮的眼睛。哗啦几声,水花接踵而来,伸手去挡早已无济于事。孩子们的笑声响起来,“赤司医生也变得湿湿的。”又是一阵水花夹击。黄濑只是对赤司眨了眨眼睛。赤司默默地叹口气,“就算是夏天,弄湿衣服还是会感冒。”赤司语气严肃地对孩子们说,“早点回家去换衣服。”


孩子们听到了赤司的话,不约而同发出了遗憾的嘘声。或许也玩累了,乖乖地散开各自回家了。


“小赤司啊,你又在吓唬他们了。”黄濑意犹未尽地用手指划了划溪水。赤司起身,径直向坡道上方走去。“回家去换衣服。”


黄濑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直接在草地上躺下来。”反正是夏天,衣服很快就会干了。“赤司站在坡道上叫了他几声,黄濑也一动不动,保持着仰躺的姿势。赤司重新走下去,在黄濑旁边坐下。黄濑惬意地闭起眼睛。赤司能够感觉到黄濑其实在偷瞄这边。他故意隐没了所有表情,弯下腰向黄濑靠过去。两人的距离变得很近,黄濑的脸颊微微泛红。赤司忍不住轻笑起来,接着,他用自己的额头抵住黄濑的,”没有发烧。“黄濑睁开了眼睛。


”凉太在期待什么?”赤司拉开了两人的距离。坐直了身子,故意问他。黄濑的脸依旧红红的,仿佛在掩饰什么的,他折了一根芦苇。


空无一人的小溪边,薄暮的光辉不知不觉间褪去,夏虫的鸣叫低低响起。正值明暗的交替时分,村舍的灯光还没有亮起来。因为光线的缘故,黄濑的表情变得模糊。突然琥珀色的眼睛亮起来,黄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按倒了赤司,将自己的唇压上去。


浅尝辄止的一个吻,黄濑像偷袭成功的大狗,眼角微微上挑地看着身下的赤司,然后用芦苇轻轻挑起赤司的下巴,“聪明的赤司同学,不知道老师想要什么吗?”


“哦?”赤司不动色声地笑起来。


黄濑感觉一种力道扣住后头部,赤司用力地吻上来。仿佛在掠夺氧气一般,吮吸着黄濑的唇瓣,顺势将舌头探进去,不给于他喘息的机会。看似身体单薄又娇小的赤司力气却大得惊人,一番唇舌的痴缠之后,体势已经翻转过来。赤司已经翻身将黄濑压在身下。黄濑搂住赤司的脖颈发出甜蜜的低吟。


赤司解放了黄濑的唇,黄濑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。接着有什么软软的,痒酥酥的物件贴上脸颊。黄濑睁开眼睛。“黄濑老师,需要我来告诉你教鞭是正确使用方法吗?”原本握在黄濑手中的芦苇换到了赤司指间。赤司的声音对于黄濑,犹如高浓度的酒精,抿一口,就沉醉了。面对赤司写满征服欲的笑容,黄濑的眼角染上桃红,眼中增添了几分柔顺,“请手下留情。”


芦苇的尖端若有若无地描绘着黄濑脖颈精致的曲线,蜻蜓点水般划过锁骨,再来到胸前。异常的刺激将黄濑胸口燥热喷发出来,他猛地瞪大了眼睛。“小赤司,快停下来……对了,西瓜,我忘了西瓜!”黄濑推开赤司,飞快向溪水边奔去。


西瓜?暧昧的气氛突然被打断,赤司愣了愣。黄濑从溪边拎起了一只网兜,露出了新月般的笑容,“这是孩子们送我的礼物,小赤司,我们快点回去吃西瓜吧。”黄濑撒娇似的催促赤司。然后,他转身往坡道上走,寻找到被遗忘的单车。


“小赤司,快点上来。我载你回去。”听到黄濑的呼唤,赤司带着疑问走上去。赤司刚靠近黄濑,黄濑就把西瓜塞给赤司。一个劲催他快点回家。


“凉太……”


“小赤司,我想快点回家吃西瓜……”


赤司盯着黄濑,没有作声。沉默了几秒,他开口,“凉太。你该不会是……”黄濑红着脸点了点。“所以……我们快点回家吧。”


赤司把西瓜交给黄濑,“我来载你。”


“小赤司,还是我……”看到赤司强硬的眼神,黄濑把“体格差”这样的理由咽回去。老老实实地坐上了后座。


微亮的灯光像星点散落在乡野。周围静谧得有些不真实。脚踩踏板的声音,车轮偶尔磕碰泥土的声音,听起来都是那么令人舒心。


“怎么不说话了?凉太。”


“总觉得有些难为情”含糊不清的回应。


“我倒是不介意。现在需要帮忙吗?”赤司坏笑起来。


“小赤司!”后座的人别扭地晃荡起来。


“凉太,别闹!”赤司扶住车把,稳住平衡。背后传来嘻嘻的笑声。赤司看向前方。


“凉太,我明天有一天假期,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?”因为小镇条件艰苦,医务人员严重缺乏。自从赤司来到小镇,就没有什么休息日。


“是去旅行吗?当然要去!当然要去!”黄濑兴奋的语气不言而喻。


“想去哪里?”


“去哪里好呢?好多地方想去啊。”


“想回东京去吗?”


话音一出,两人都陷入了沉默。现在这样的生活并不是出自两人自愿。志存高远的人都向往大城市,而两个都市人偏偏跑到了穷乡僻壤。这不是什么闲情逸致,也不是什么消极避世。其中的无奈也只有当事人清楚。


赤司因为一次手术失误,被竞争对手将影响扩大,不仅失去了晋升的机会,还被下放到穷乡僻壤。按照赤司的能力,他大可从公立医院辞职一走了之。他却欣然接受了调令。如同他过去那样,心平气和接受一次又一次并非善意的挑战。或许那时真的累了,从小因为过人的天赋遭到嫉妒,被他人视作对手甚至敌人。赤司以为自己看淡了人情世故,站在高处傲视众生即可。然而,黄濑的出现,却让赤司想要做回一个普普通通的人。赤司感谢黄濑,他非常珍惜他们之间的感情。同时,他也意识到,这样的分离很可能就是感情的结束。没想到,黄濑居然来到这里,选择了留下来,当了小镇的教师。


这就是付出总会有回报吗?他没有奢求过回报,还是说曾经暗自期待。


赤司有生以来初次感觉到,人生不是步步为营,他也自信不可能一错再错。


凉太,你后悔吗?赤司没有问过黄濑。每每看到黄濑充满信赖的眼神,他就会说不出口。


大企业的精英白领与医学界的后起之秀。不算什么华丽的身份。平凡的相遇,却是十亿分之一的奇迹。


“不想回去。”黄濑的声音很小,“一天的时间根本不够用啊。”


“周围有什么想去的地方,只要是凉太的愿望我都会满足的。”


只要是你,我愿意倾尽所有。


“那么,我们就这样一直向前,等到了明天早上就知道是哪里了。”


天真无比的回答让赤司忍俊不禁。


“凉太,就算是我,这个方案也太……”赤司颇为苦恼地回答。


“小赤司啊,你这个人意外地认真!”黄濑笑起来,将头靠上了赤司的背脊。“我啊,只要小赤司明天一整天的时间属于我就够了。”


明天的事情就交给明天吧。这样怠惰的想法冒出来,赤司自己不由一惊。接着,浅浅的笑容在唇边晕开。


现在,只需要全身心去感受背后的这份令人安心的重量。


 


 


FIN  


小黄濑生日快乐。


 


故事借用了小和妹纸《细碎之念》的梗。只想写一个没有光环的他们的爱情故请。


 


 


2014.6.18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
後楽園+:

新年第一發速報!用手機速個報QAQ

海邊真是太棒!!紅藍太好看!

Fate Stay Night
远坂凛 :水水shimizu

photo by me

聪明机智的王导演:

——lovelive

——摄影 坏熊

——园田海末 原PO

有一张传不上来 放弃了